弹棉花

 

  随着一声声弦响、一片片花飞,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,仿佛就是一种魔术——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,虽然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,但是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“弹棉花”有着清晰的记忆。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走街串巷,生意兴隆。

  “我自15岁开始,便走村串户跟着表舅学习弹棉花,师傅给我每天的工钱是两角,一个月6元钱。当时弹棉花是上工的,吃东家的,包括自带纱,棉花一般是村民自己种的。两个人一天可弹两至三床被褥。”3月22日,老家是广信区尊桥乡周坞村,弹棉花店开在上饶市八角塘菜场南门的67岁老人郑辉金说,弹棉花不仅辛苦也是个精细活,敲弓的时候要花大力气,而“上线”则是细致的工作,一条棉被要经过多次的压、磨,一整套工序。“当时手工从弹、拼到拉线、磨平,看着简单,做起来挺费时间,即使熟练的手艺,两个人一天也就不过能弹上两三床被褥。”

  记者看到,郑辉金那大约20平方米的店面,地面上摆放着棉花、弹花机、磨盘机,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弹弓、磨盘和弹花棰。“摆在地面上的,均是现代的弹棉花设备,墙上挂的均是传统弹棉花的工具。现在是手工+机器弹棉花,一天一个人可弹被子六七床,还省时省力。”郑辉金说,他自1998年便在上饶市金龙岗开弹棉花的店,当时整个上饶市区,只有五六家弹棉花的店,已开始使用棉花机弹棉花,生意很是兴隆,每天要忙十几个小时。按两元钱一斤的棉花收费,也就是说,弹一床8斤重的被褥收取手续费16元,加上店里提供5元钱一床的纱,共收取21元钱。“在2010年的时候,弹棉花的店开到中山路军分区的附近。当时,整个上饶市已经有十六七家弹棉花的店,生意略有下降。”

  郑辉金告诉记者,弹棉花,又称“弹棉”、“弹棉絮”、“弹花”,是中国传统手工艺之一,目的是让棉花更加松软,暖和。“老板,加工一床被子多少钱?”此时一个中年妇女进店咨询。郑辉金答道:“按10斤重的被子算,加工费70元,另加10元的纱,共收费80元。只需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就可以加工好。“有些一两百元就可买到看上去很漂亮的被子,里面的成分是化纤,若真是棉花制成的被子,则盖起来更舒服,更暖和,当然成本也更高,售价一般更贵。”郑辉金说。

  郑辉金告诉记者,在上个世纪90年代起弹棉花手艺发生了根本上的变化,弹花机的出现让弹棉花实现了规模化生产,弯弓、磨盘、弹花锤等弹棉花的古老工具开始淡出弹花匠的视线。如今,从事该行业的手艺人已经屈指可数。“我先后共带过4个徒弟,现在他们均改行了。当然,现在仍有一些市民弹被褥,弹垫被,或是加工被子和垫被,尤其是天气寒冷的冬天,生意依旧不错,但是学弹棉花的年轻人是找不到了,手工弹棉花这个老手艺会逐渐成为记忆。”

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[www.srxww.com]

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[www.srxww.com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